爱幻想的柚子

小满盈得

“忻修祠话”: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将熟,是为满。
未熟,是为小。
所以,是小满。
人生本无大满。
放下大满执念。
执著向前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风起,又散去,立夏过去也有些时日了,只是这江南的天气依旧淫雨霏霏,让人心渐凉,思绪纷乱。
桌上的碗莲顶开蛋壳伸展开了叶子,窗外仍然下着雨,细细密密的却比春天的雨更加有力量,敲击在黑色的瓦片上声音让人如痴如醉。晨起时撕掉旧的日历,发现不知不觉已过小满了,但是这雨啊,依旧迷人。
生活静寂的样子总是有些让人着迷,在这样的雨里打一把伞走过斑驳色黄的巷道,脚下青石被雨浸润得满是迷人的光泽。若是在这雨里相遇,颔首错身而过,那也是极美的事情,像是从老照片里走出的人儿,每一丝一画都牵动内心深处的某一处柔软。
这雨,是下在心里。两日前还是艳阳天,夏风静和,绿色的椿树叶泛着暖暖的光泽,日暮时分还在槐树下乘凉。只是这天却也说变就变,如小孩子的性子一般让人捉摸不透,着实让人有些无可奈何,但是这雨,却也把初夏带来的一点点暑气也浇息了。
雨色里朦朦胧胧,邻家院子里的枣花也谢了,花落了一地浸润在雨水里。越来越大的雨像是帘幕般,落在黑色的瓦上,沿着屋檐滴在檐下的陶缸里泛起涟漪,水珠于水面落下又起,却又融为一体,水满则溢,须小满便可。
池子里荷叶如盖,水色碧绿通透,一尾锦鲤在荷叶间缓缓游曳。沐汤以后单衣坐在窗前,望着远山水汽氤氲,淡淡的蓝色静谧的时光悄然流去,不知不觉一天就要过去了。烧一壶热水泡一壶茶,剥开友人前日送来的枇杷,翻开书页诵读,想着那些着迷的岁月,即便已经藏在历史的某个深处。
期待许久的事情还是没有结果,以为即将圆满的事情又缺了一半,所以这种介于喜欢与爱之间,缺而未盈,所以总是差那么一点,像是立夏之后仍然没有夏天,时晴时雨。大抵,这种盈而未满也是最好的结果吧,正如春天开的樱花现在已经败了,枝干也已经郁郁葱葱了,少了阳光,在这雨里花开的都不怎么喜人,大满则亏,所以在二十四节气里是没有大满的,小满盈得,才是人生该有的态度。
暮色近深,一场雨却暂停了时光,勾起那些所奢所望之事,想苦求却也不得满足,犹如芒刺在背,如鲠在喉,不得解。这夏,却是好夏,这雨,也是好雨,只是这岁月,不该如此,这情,不得盈满。
小满已过,暮色近昏,却记小满盈得于忻修祠,李弘一 丙申年小满。